马普尔

关爱法器保护协会

一切故事的开头

这不是一个好的时候讨论起我自己,在这种阴暗的清明时节,这个灰暗的午夜混杂这一些狗尿味,还有素狗粮虚假的熏海鲜味。我总是在想如何开头写这一篇故事,想了好久好久所以打算随便乱写个开头。这个故事大多是以自己的第一人称为主,其次就是各式各样的平行世界还有意识的倒影。

鉴于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有三天没有忏悔了,女娃的碎片牢牢的锁住了我的情绪关卡,另我在意识之海漫游着。我尝试去发泄和尝试接受自己,但是这个无限倒影真的让我火大。

这一切的来自于我自己的故事,我的回忆,我的过去或许还有上面的意识和交错的梦。

我希望一切能通过自我的发掘来解释,我的无限倒影的来历,我的梦,还有一切有迹可循的征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