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普尔

关爱法器保护协会

想到再來填個坑:

大小維克托系列-續-1
待續

其他未完系列會畫的,前陣子太忙了



【迪云】自我中心(abo) 02

中二反派:

云雀的出身也不一般,某世界前500强上市公司总裁的独子,父亲和母亲分别都是是优秀的alpha和omega,门当户对的家世,这一切让他的双亲对这个独生子寄予厚望,然而云雀的性格也不知道像谁,性情冷淡不说,还十分好斗,一身格斗技全是靠自己摸索出来的。‘以后会不会控制不了这孩子……’他的父母这样怀疑着,好在云雀性格虽然孤僻,但除去性格,各方面都非常出色,所有人都认为他会成为一个优秀的alpha。


现实总是喜欢突如其来给你一巴掌,12岁的时候,云雀在学校体检的时候突发高烧,猝不及防的昏了过去,把全家人吓得不轻,结果校医在检查过后告诉云雀家的人:“不要紧,只是分化了。”“什么嘛……只是分化而已。性别呢?”其实也就随口一问,云雀双亲认为儿子作为alpha是板上钉钉的事,“是omega,希望两位好好保护你们的儿子。”这个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众所周知,omega在社会上的地位远远不及alpha,能力上的差距更是大,大部分omega只能作为被保护者,依靠自己的alpha活下去。‘不能把家业交给一个omega。’所谓的双亲当时是这样的想法,他们开始想办法驯服云雀,想把他改造成一个商品,稳固自己的家业,另一方面,一边开始朝着下一胎而努力,一边开始物色家族同辈的幼子,打算找一个alpha来继承产业。


他们犯了两个错误,一是以为云雀在乎他们的养育之恩和家业,二是以为云雀可以被驯服,结果是,云雀装了几天样子之后,研究好了路线和方案,神不知鬼不觉的从宅子里逃了出去,顺便把家里能找到的现金全都卷走了,第二天一早,云雀的双亲才察觉自己的儿子不见了,派人仔细搜索也毫无踪迹。一晚上足够做很多事,何况云雀已经有了详细的计划,他为自己办好了转学手续,然后坐长途汽车去了并盛,一个小地方,但肯定不会被人找到,就暂时在这里住了下来,然后开始考虑生计问题,而他最后想到的方法就是——网络文学,他唯一庆幸的是,他的文笔还不错,勉强可以支持自己的开销。


显然双亲是真的不重视omega,在前期一段搜索之后也就渐渐不再理会这件事,这让云雀松了口气,开始发展一些自己的势力,并且在16岁的时候考上了东京某大学,此时写作已经是他正式的职业,再加上自己势力的支持,他也不做他想,会被提名文艺赏完全是意料之外,另外有一名作家令他有些兴趣,他也就勉强应下,reborn当时已经和他认识了,本着一个老牌作家的责任,reborn好好交代了一番关于这种场合的对应礼节,至于云雀听没听进去,那又是另一回事了。大概是因为不常出席人多的场合,有些嘈杂的场面和混杂在一起的信息素让他无法适应,即使曾经按照reborn给他的方法训练过信息素抵抗能力,但终归有点被影响到了,原本这点影响无关紧要,可以靠意志力压下去,抑制剂用多了对身体有害,这点他还是知道的,除非是万不得已,他绝对不会轻易使用。


他的上司的心思他不是一点都没有察觉到,这让他感到无比恶心,本来打算今年的合约一到期就走人的,这家公司有一定的性别歧视,据说是不收omega作家的,云雀用抑制剂隐藏了自己的信息素,个人资料也填的是beta,但不知道这人是怎么知道自己的真实性别的,居然动歪脑筋到他头上了。其实这个倒霉的上司作为一个alpha相当失败,信息素都不怎么强烈,好几次云雀都是无动于衷的走了过去,丝毫没有理会他,他很无奈的去买了一管信息素,才算是勉强达到了他的目的,但云雀总是能出人意料,那种带着烟味的信息素虽然不可避免的勾起了他的本能,但实在让他恶心的想吐,硬撑着把那人打趴下了。之后的事也不用再详述,他下意识的隐瞒了自己的往事,只是提了提自己被算计的大概原因,迪诺也不是个喜欢刨根问底的人,打了个招呼,嘱咐他好好休息,就去上班了。


其实云雀对于自己到底是什么性别倒不是很在意,只是他讨厌被束缚的感觉,大多数omega在他这年纪都免不了被alpha标记,而他却靠着抑制剂和意志力撑过了一次次的发情期,标记这种带着约束意味的事,他从心底里排斥着,他当时也以为自己肯定是alpha,因为在父母都基因良好的情况下,他成为omega的概率低于1/6,所以分化结果出来的一瞬间,他难得的精神恍惚了一下,随后就意识到他该离开这里了,常年被当做一个alpha训练,想要逃出去并不是一件难事。


云雀从回忆中脱离出来,吃完了剩下的几口早饭,利落的起了床,他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换过了,其实按当晚的情况,也不可能让他穿着一身湿透了的衣服躺在别人床上,身上的睡衣明显有点大,带着洗衣液的清香,隐约能嗅到一丝金朗姆的甜香。云雀稍稍有些不快,他不喜欢自己身上沾染他人的气息,尤其这人还是个alpha,即使再怎么清洗,衣服上还是不可避免的沾上了信息素,他在阳台找到了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洗过晾在衣架上,他毫不客气的把衣服塞进了烘干机里,烘干之后就到卫生间换上了。看着手中灰色的睡衣,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随手丢在一旁,简单清洗了一下挂在阳台上,毕竟这个人也算是帮过自己的忙,他还没有狂妄到不顾这个人情。


云雀闲的没事,开始在屋子里乱转,倒不是他有打探别人生活的意思,只是——他还没有找到他的浮萍拐,显眼的地方都找遍了,那只能是被藏在某处了,迪诺家不是特别大,但一个人住起来显得空落落的,除了书房和卧室里面的物什较多,其他房间看过去都是一目了然。作为暂时停留的客人,云雀并不想在主人的寝室里乱翻,哪怕这个家的主人毫不介意的让他躺在主卧,他也不会自以为迪诺和他关系好到哪儿去,换做是他,也不想自己的领地被他人侵入。卧室不能找,只能转移到书房,其实作家的书房一般是不能进的,防止打扰作家的思路以及不法人员剽窃抄袭等行径,他也没想乱翻,上了锁的柜子他不会去碰,没上锁的看看也无妨,大不了之后致歉就是,果然在多层书柜最下面找到了自己的拐子,被放置在一个长条的木匣里,立马收了起来,余光瞥见匣底有张便笺:


“你的拐子拿到手了,就安心一点吧。现在暂时不要离开我家,午饭等我回来吃吧。——迪诺”


云雀皱了皱眉,将便笺又放了回去,拿出手机拨通一串号码,“喂,草壁,查一件事……”几分钟后,根据赶到云雀宅附近的草壁回复,记者几乎把云雀家围的水泄不通,看样子是要守株待兔了。云雀不屑的冷哼一声,竟然有草食动物公然群聚,还是在他家附近?他从不是个怕事的人,当然,他也同样不是一个鲁莽的人。“草壁,按我说的去做……”


tbc


这章主要是一点点回忆杀,还有就是下一章的过渡,过渡段比较无聊,大家见谅啊。
还有就是上周学校布置下来的课题比较多,所以拖更了,本当にごまん!(滑行跪倒.jpg)下周应该就好了!嗯。。。大概?
感觉人物性格越来越难把握了,大家有建议要提哦!
(●'◡'●)ノ❤

【扫文】【英耽】First and First by Santino Hassell

老年狗血爱好者:

英耽,有声书,8.5小时。





软件工程师(Oliver)X CFO(Caleb)。有反攻。




剧透


事业有成的受Caleb新年夜聚会上看见自己的前男友和新欢搞在一起.伤心之下酩酊大醉随便抓了个人419,体验了前所未有的激情,醒来发现是熟人Oliver,发现从来没在下边的自己初受,两人还没做安全措施,又羞又怒,被Oliver安慰。


朋友觉得Caleb需要找个新的伴,邀他参加联谊(Speed date)。Caleb过于严肃正经以至于无人问津,Oliver出现,温柔调侃Caleb,带他去喝酒。两人边喝边聊,交流了各自喜好,虽然个性迥然相异,Caleb过于严肃谨慎而Oliver是个出身富贵但因出柜和家里断绝关系的花花公子,但是两人仍然彼此吸引。虽然Caleb和Oliver的感情非常融洽,但是Oliver并不喜欢一对一的固定关系,带着Caleb和小帅哥Ashley一起玩不可描述的游戏(此处河蟹500字)。


Caleb有个异母兄弟Aiden,因为出柜而与家里闹翻,为了维持生计辛苦度日。Caleb想帮助Aiden,同时也有自己创业的念头,和Aiden、Oliver谈了自己的创业设想,做专门针对gay群体的APP。Aiden和Oliver赞成创业的想法,但是谈到资金来源时,Caleb想拿自己的积蓄出创业资金,Oliver却不乐意拿Caleb的钱让Caleb养活,两人争吵出现裂痕。但是冷静之后Oliver还是同意辞职,顶住了双方家庭的压力,和Caleb一起共同奋斗创业。




感想


 故事情节相对比较简单,没有特别强烈的冲突,人物塑造得不错。Caleb工作上有点control freak,但私生活上特别缺乏自信,对Oli为什么看上自己一直不敢信以为真,而Oli相当宠爱Caleb,一直对Caleb很温柔,两人算是“日”久生情,肉戏很sexy。需要注意的是,Oli一开始的时候是个浪子,对一对一的感情关系不屑一顾,在刚和Caleb在一起的时候,仍然在外和他人有过关系,并且还拉着Caleb一起玩,但是Caleb一心只想着Oli。后来Oli意识到,自己对Caleb和对别人完全不同,尾声终于和Caleb确认了彼此的心意,反复和Caleb确认心里只有他,让Caleb一颗惴惴不安的心安稳下来。浪子回头,结局1v1。




全文谈不上惊艳,但是作为打发时间的小品文还是很不错的。光看两人日常互动都看得津津有味。



悖悖论:

我们厌恶屎尿,但我们自己却每天带着一肚子屎到处走,所以我们应该厌恶我们自己

悖悖论:

这个故事的寓意是:最好当个单亲爸爸,否则只能看着爹元崩溃,被迫向国际妈币基金组织借钱,无产阶级吃饼干而自己被外国独裁者关进劳改营

(如果我有孩子我就付他1000爹元帮我把这篇漫画的字涂掉,又多又难涂~)

【维勇】我的宝贝好像真的是个天使 01

咪呜:


  • 最近看了好多翅膀勇利,于是开了个脑洞,梗来自推上的tag


  • 勇利真·天使


  • 我可能转型成了相声演员


  • OOC还没从火星回来



 


01


维克托总是热衷于给勇利制造惊喜,青年惊讶时微微瞪眼张嘴的表情萌得他想去撞墙。在发现罪魁祸首是维克托之后,勇利又会无奈地笑,嘴上说着“维克托吓死我了。”面上却一点都没有生气的样子,反而染着羞涩的绯红。


所以维克托常常在各种场合下赞美勇利就像个天使一样。


然后今天他发现,勇利他...还真是个...天使。


 


02


雅科夫给他的学生们开了个总结会,议程还未过半,最让他头疼的那位就找了个借口从房间里逃出去看望他留在冰场上的学生。


维克托从门口探出头,发现勇利正在偷偷练习维克托本赛季的节目,他完成了一个完美的四周挑后,似乎忘记了接下来的动作,停止了脚步。


维克托悄悄上冰,以短道速滑的气势冲到他背后,一把将勇利举了起来。


讲老实话,勇利虽然表面上还挺瘦的,但他……身上都是肌肉啊。


就算身为战斗民族要随便举起一个成年男子也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维克托的手臂抖了一下,骤然的失重感让勇利一惊,等他反应过来时,身体已经自动作出了反应。


 


洁白的翅膀在勇利身后轻轻煽动着,带起了阵阵微凉的风拂过维克托的发梢。


如果谁有幸看到了此刻的情景,英俊的银发男士托起长着翅膀的童颜天使简直就如同画卷一般美好。


没人有幸,他们都在开总结会。


 


03


维克托当时已经控制住了自己的肌肉,但突如其来的轻松感也着实令他紧张了一瞬,以为勇利摔了下去。


事实证明并没有,勇利保持着被他托起的动作,美丽的翅膀铺展开来,泛着柔和的圣光。


只在幻想世界中出现过的美丽生物就这样被他举在半空,维克托都忘了手上要施力,就这样顺着勇利降落在冰面上。


然后,青年蹲下身,把整张脸埋在了膝盖间,用翅膀包住了自己。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维克托发现了啊啊啊啊啊啊!


 


胜生勇利,230岁,一个随处可见的见习天使……


个鬼啦,大街上哪里能随便看到鸟人飞来飞去啊?


 


04


“勇……勇利,你……”维克托眨了眨眼,伸手摸上环绕勇利的羽毛,温暖柔软的触感告诉他这并非是他的臆想。


“对,对不起,维克托,我回头会好好和你说明的!”勇利突然站了起来,扑扇着翅膀慌不择路地往玻璃窗冲过去。


“勇利!”维克托还没来得及唤住他,勇利就一头撞上了玻璃,“……冰场的窗没开。”


 


维克托又一次展现了他短道速滑的实力。


勇利坐在地上,双手捂着脸不愿意抬头,维克托好不容易连哄带骗地让对方愿意直视自己,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下一点。


除了有点红痕外,就是那条鼻血比较碍眼。


他用被翅膀撑破的衣服给勇利擦了擦脸,拉住他的手,“勇利,先把翅膀收收,我们回去谈。”


勇利揉着鼻子站了起来,恰好此时开完会的大家回到冰场,只见维克托扶着勇利的上臂,背对着他们的亚洲青年裸露着上半身,维克托手上那团布料明显就是勇利早上穿来的那件训练服。


 


哦~~~~大家意味深长地看了两人一眼。


还说没交往,都在冰场做这种事了。


 


考虑到雅科夫教练的年纪和心脏,格奥尔基阻止了他与众人汇合的动作,直到勇利穿上外套。


 


05


明亮的房间里两人面对面站着,维克托也不急着询问,只是让勇利脱了上衣,把翅膀放了出来。


勇利小指相贴,双手遮住了半张脸,唯独露出两个大眼睛小心翼翼地看向他。


维克托努力咽了几下口水让自己冷静下来,他抚摸着纯洁无垢的羽毛,顺着骨骼的形状划过


顶端折弯处,停留在尖端的翎羽上来回滑动。


勇利抖了抖,眼睛眨巴眨巴侧身躲了一下。


“真的有感觉吗?”维克托饶有兴致地问道,在勇利点头后绕到他背后再次伸手,直接摸上了翅膀根部与背脊相连的地方。


“不……!”勇利的背一下挺直,逃到对面的沙发上缩了起来。


维克托还保持着刚才的动作,他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在勇利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清了清喉咙,“咳,勇利,说一下你的情况吧?”


 


“如你所见,我是个天使……见习的。”


勇利把翅膀收了起来,环住膝盖窝在沙发里,整个人几乎要陷进去,“我的转正任务对象就是你,维克托。”


“嗯?那勇利是要为我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勇利顿了下,其实他自己对这个任务也暂时没什么头绪,“可能是满足你的心愿,或者其他什么……”


维克托双腿交叠,撑着脑袋笑道,“任务应该是有时间限制的吧?”


“是的。”勇利点点头,“不过,时间还很充裕。”


“为什么勇利不一开始就告诉我呢?这样可以省很多事吧?”


“如果那样会吓到维克托的吧!”勇利摆摆手,找了个借口。


他才不会说是由于每天和维克托相处得太过愉快,导致他根本就忘记了还有这一茬。


 


维克托默认了他的说法,虽然他自个认为肯定是惊喜大过惊吓。


“别担心,我会帮助勇利的,我们可以慢慢试。比如……我现在就有一个心愿。”


“诶?真的吗?”青年一下抬起头来,兴奋之情溢于言表,“维克托的心愿是什么?”


维克托点着自己的唇笑得得意,“亲我一下。”


 


tbc.


 —————————————————————————————— 




老毛子套路深啊……


 


朋友们你们好,我是新晋段子手


你们也可以叫我讲相声的


从05之后我满脑子都是翅尖,翅根,中翅


 


开坑好开心哦【被打】



【严肃讨论】我们为什么要拒绝恋童作品?

回归读者的橘🍊:

Laceration:




在我陈述我的观点之前,我要先讲一个故事。
我曾在某处读到一个关于自闭症儿童的帖子,今天凭借记忆翻译转述一下,这个故事涉及恋童和性侵,而我也不具备相应的心理学知识,如果冒犯到你,我很抱歉。




“我”和汤米,从小就在一起玩。汤米虽然有自闭症,但温柔又可爱,我很喜欢他。
汤米经常会突然说出一句话:“daddy is home”,哪怕他父亲还在上班。我们和大人都觉得很可爱,就会捏他的脸逗他,笑话他。
随着我的年纪增长,汤米一家搬走了,我们逐渐疏远,一年就团聚一两次。不管是圣诞派对还是感恩节派对,我见到的汤米仍然腼腆可爱,时不时还是说起儿时那句话。
“daddy is home。”
后来,机缘巧合,我参加了一个政府的关怀自闭症儿童的项目,我学到了真正的与他们交流的办法。
自闭症患儿往往伴随着程度不等的智力缺陷,他们很难和外界沟通。往往,他们只能发出一个简单的信号,而你必须跟随这个信号,一句往下,追寻到他们真正想表达的东西。
比如一个孩子说“the door is open”,他不是随口说说而已,你必须问他,是什么门?门开了怎么了?有什么东西进去了?最后才发现,门开了,风吹倒了花瓶,孩子躺在摇篮里的妹妹被打湿了。就这样,一个婴儿得到了帮助。
我学到了这些事情,突然,我意识到了很多从前未能察觉的异样。那些猜测让我浑身发冷,以至于一个夜晚,我毫无预兆,没告诉任何人,驱车前往汤米的家。
汤米的父亲不在家,他的母亲,我的婶婶见到我很惊讶,我支支吾吾说不清为什么要来,但一定坚持要留宿,她只好妥协了。我和汤米一起玩着游戏,她在一旁惴惴不安,想要赶我们去睡觉,但我坚持要待在客厅,婶婶年纪大了,只得先行离开。
我等到婶婶的响动停止了,才转向汤米。他竟然也看着我,仍然是温柔又安静的样子,目光很是空洞。
“daddy is home。”他说。
汤米,我问,你喜欢爸爸回家吗。
汤米摇了摇头。而我浑身颤抖。
为什么?爸爸会伤害你吗?
他点了点头。
……他打你吗?
摇头。
他会不会……脱掉你的衣服……
汤米的回答让我绝望,崩溃,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拉扯着他冲上车,一路开回我的父母家。在混乱中,警车来了,父母不停地安慰我,但我嚎啕大哭,根本停不下来。
这么多年啊,他一直在向我们求助。但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发现,他到底该多么绝望?




故事的最后,汤米的父母被逮捕了,汤米得到了专业人士的帮助。但我始终无法释怀。你可以把这段话当做一个故事,只是请,如果你在生活中遇上像汤米一样的孩子,请多给他们一些关注,一些帮助,或许你能拯救生命,也拯救自己的灵魂。




……故事结束了,但生活中的苦难完全没有停止。很多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些什么,应该做些什么,希望有一天我能找到答案……




我是非常非常厌恶恋童的,不管是三次元还是二次元。但二次元的软性儿童色情有非常非常多的拥护者,每当我出声反对,就会有人反驳自己分得清现实和虚幻,以及用一句“我天生就是这样,我又能怎么办?”来堵我的嘴。
今天总算是想明白了,我反对二次元的儿童色情不是天真地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恋童癖宣泄欲望,而是因为二次元对恋童文化的洗白和美化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可爱纯真的小男孩和小女孩,爱上自己的监护人是浪漫的,和成年人肌肤相亲是甜蜜的,不会对身体心灵造成伤害,长大还能长相守……优美的文字,美丽的图画,朦胧的性爱画面,这种东西跟三次元赤裸裸的侵犯幼童比起来,好像高尚得多了,其实丑恶程度和负面作用更大,大得可怕。
在这个几乎什么都能被检索到的时代,这种创作如果被世界观尚未成型的孩子看到,如果这些孩子会相信甚至向往这种关系,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更不用说,有机可乘的恋童癖完全可以用这种作品去误导洗脑自己的目标,为自己创造可乘之机……每一个创作者都认为,自己没有伤害任何人,只是“私下交流”“小众爱好”,而我们的干扰是“阻止创作自由”“欺人太甚”——所以今天,我要说,我不管你们是不是恋童癖,你们做的事比恋童癖还有恐怖可怕。
如果你真的那么想写或者画软性儿童色情,请让它烂在硬盘里,千万不要让它流入网络。
你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流向哪里,也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会害多少人。
我们都拯救不了这个世界,至少别毒害它。




对于观看到这里的你,我代表汤米,谢谢你们。
同人圈的组成者绝大部分都是女性,女性和幼童一样,在这个世上都是弱者。或许我们的安全感要更深一些,因为我们头脑聪明,经济独立,能够接触广阔的世界,在网上自由发表意见……但那也仅仅是因为我们幸运罢了。如果命运突然塌陷,你和我都会变成汤米,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外界的帮助上。
所以,在我们尚且有力量的时刻,我们应该背负更多的责任感,哪怕帮助不了汤米,也绝不要沦为加害他的冷酷世界的一部分。